2008年10月所有日志
18 2008/10   十月第三周 10:15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

天天盼着周末可以好好休息,但是七点半我还是醒了。

前天赳赳终于开始她计划已久的法国和意大利之旅,遥远的欧洲,也就是睡一觉就到了。晚上在一起吃她做的饭,突然觉得九天的分别其实是很漫长的。晚上在空旷而寒冷的樟宜机场,看到她有点小兴奋的样子,我想着这一定是个快乐的旅途。

工作慢慢进入正轨,开始接触钢结构连接设计,同事很好,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他们。自己开始慢慢做出复杂的Spreadsheet,我会感到这是一份我热爱的工作。打印了很厚的资料,看书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不够,周围优秀的人给我的动力确实很大。

在香格里拉饭店参加一个晚宴,坐在我旁边的是南大机械工程的教授,人很年轻。和他聊了很多现在我在做的工作,他说这是once in a lifetime的项目。认识了几个国大和南大的top student,交换名片的时候会觉得我怎么都这么成熟了。

走出饭店都是深夜了,乌节路上空燥热的空气一直不散。坐在一路朝东的地铁上,回家。又到了一个周末。


 

12 2008/10   埃舍尔的魔镜 15:05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说到埃舍尔,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爸就给我看过一本介绍他和他作品的书,叫做“埃舍尔的魔镜 (The Magic Mirror of M.C. Escher)”,当时就被他创造的那种完全新颖的奇异的不可能的世界所迷住。他的作品充满了逻辑和艺术的交集,缺少任何一个都难以完成。那个时候我感觉知道埃舍尔的人不多,因为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听到他的名字或者看到他的作品。直到九十年代末,大概是97年或者98年左右,成都府南河边上开始修一个叫做“上河城”的楼盘,它的围墙上面是一整版的埃舍尔的“水与天 (Water & Sky)”,在九十年代的成都这样的风格还是很突兀的。于是我莫名的就对“上河城”产生了好感,哪怕是它暴露在外面的红砖我都觉得很与众不同。

Water & Sky 水与天 Escher 埃舍尔 Circle Limit II 园的极限 II Escher 埃舍尔
Water & Sky Circle Limit II

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模仿过埃舍尔的“圆的极限II (Circle Limit II)”,花了三天时间,虽然最后完成了,但是感觉不是很满意,最后的连接太粗糙和随意,因为我没有计算黑鱼和白鱼应该在哪里汇合。没有计算的画图永远不能模仿埃舍尔。

出生在荷兰,埃舍尔高中考试不及格,勉强进了一间建筑学院,由于他对建筑的不喜欢,最终他走上了视觉艺术这条路。他最著名的应该是那种创造了不可能世界的作品比如“瀑布(Waterfall)”和“观景楼 (Belvedere)”。在“瀑布”中,水从高处向下缓缓流下,看起来那么自然,最后顺着水流你才发现自己到了瀑布的上方,原来水一直在往高处流。这种不可能的世界,在他的作品中可以轻易的欺骗自己的眼睛。在“观景楼”中,你已经分不清楚哪根柱子是在外面,哪根是在里面。其他的这类作品还有“画画的手 (Drawing Hands)”和“画廊 (Print Gallery)”。“画画的手”这种概念现在已经被应用到很多的作品中,但是我想埃舍尔才是这种概念的创造者。在“画廊”里面,参观者从画廊一直走到作品中去,看起来很玄乎,但是更玄乎的是正中白色的埃舍尔的签名。一般来说埃舍尔的签名会是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,但是在“画廊”里面他的签名放在正中间。那是因为那里是整个作品的“奇点”,奇点上的线条无法交代,正是画面正中的签名掩盖了奇点的存在。

Waterfall 瀑布 Escher 埃舍尔 Belvedere 观景台 Escher 埃舍尔
Waterfall Belvedere
Drawing Hands 画画的手 Escher 埃舍尔
Drawing Hands Print Gallery

埃舍尔除了创造那种不可能的奇异的世界,他的另外一个成就就是把平面规则分割(Regular Division of the Plane)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他出过一本书就叫做Regular Division of the Plane。平面规则分割是指把平面用不规则的图形无缝隙的填满,这种本来属于数学范畴的东西埃舍尔用艺术的形式完美的展现出来。以前小学办板报的时候我曾经用过几次这种平面规则分割,但是都是最简单的那几种形式。埃舍尔的作品当然复杂很多,比如之前的“圆的极限II”和“水与天”。其中我最喜欢的作品还包括“昼与夜 (Day & Night)”。当然还有很多没有名字的草稿。

Red Ants 红蚂蚁 Escher 埃舍尔
Day & Night Red Ants


没完没了的变幻,重复和循环是埃舍尔另外一个主题。对这种作品往往我可以看很久。“红蚂蚁 (Red Ants)”和“变形III (Metamorphosis III)”是其这类作品的巅峰之作。

前段时间在新加坡的Kinokuniya书店看到还在卖这位出生在一个多世纪前的人的作品集,就让我这篇文章去纪念这位还不被更多人所知道的视觉大师。

"At moments of great enthusiasm it seems to me that no one in the world has ever made something this beautiful and important." --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(1898-1972)

Metamorphosis III 变形 III Escher 埃舍尔


 

09 2008/10   地铁上苦大仇深的人们 22:43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

每天在地铁上, 
来来回回一个小时, 
和那些上上下下的人们为伴。 
他们都是那么忙碌, 
他们都是那么冷漠, 
他们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 

点击查看:地铁上的人们 (People in the train)


 

08 2008/10   小屋 22:16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
 

06 2008/10   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 22:47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从前天开始网站就不正常了,每次打开网站前总会冒出来一个窗口说 There is no website configured at this website. 然后要隔几秒才会自动跳转到主页。再仔细一看网站地址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,比如主页地址从 http://www.kinolulu.com/index.html 变成了 http://www.kino lulu.com/~kinolulu/index.html,也就是说所有网页前面都多了一个~kinolulu。本来以为可能哪里扯拐了,隔几天就会好的。但是今天还是这种情况,于是我就去求助hostmonster的在线支持。把问题申报了之后等了大概20分钟就有一个叫Chad的技术支持跳出来:

Chad [8:11:08 AM]: Welcome to our real-time live chat. Please have your domain, password, and a detailed description of your problem; please note that I am chatting with several other customers as well, so my responses may be delayed.

Kinol [8:11:08 AM]: When I try to open my website, I will first see a webpage saying that there is no website configured at this website, and only after a few seconds I can be directed to my website. Why?

Chad [8:11:51 AM]: Checking.

Kinol [8:12:51 AM]: Thanks. Take your time.

Chad [8:14:41 AM]: This box is under a DDOS attack; in order to keep your sites running, we have moved all the sites off to dedicated IP addresses, which is giving the strange activity you're seeing.

Kinol [8:16:13 AM]: So how can I get rid of the thing?

Chad [8:17:30 AM]: You'll have to wait until the DDOS attack on the server has been averted.

Kinol [8:19:06 AM]: I see, thanks very much. Have a nice day.

Chad [8:19:25 AM]: You're welcome, have a great day.

原来是网站服务器遭什么DDOS攻击了,我反正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,就等几天再看吧。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心惊胆战,回头马上把所有文件都备份了,那可是两个月的心血的嘛。

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
 

02 2008/10   在北京 02:32 by lulu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大概是国庆节的原因吧,难得在北京停留两天。

和summer还有艾宁去看鸟巢还有水立方。黄牛党手持各式各样的门票。志愿者辛苦。警察眼睛尖。流动厕所成排。

拍照片,summer总是那么高。祝愿她和艾宁幸福美满。 

场馆好看,更明白了家里的视觉效果追求者选择ARUP的原因。没给他拍扭曲的CCTV,一是没走那过,二是不喜欢那楼。
路过长安街,国庆节恐怖的汹涌人潮…… 

晚上去世贸天街吃饭,天花板上的海豚活灵活现。很多人在抛掷一个类似于气球的东西,徐徐上升又缓缓下降,在这个号称全北京向上看的地方,气氛很是飘渺欣然。

鞋子打脚。懒得去取食物,倒是看到去年选秀的某个冠军走来走去,他像个小孩。

出租车带我到酒店对门的街口,长街空旷,北京入秋了,夜色微凉。 

上网看电视,两天都没怎么合过眼,然后又两点睡到十一点。 

和同事去逛西单,50块钱买了一双鞋,迫不及待的换上。经过一下午的压马路,50块通过舒适度测试,接下来我要穿起它去暴走。 

海底捞排长队,拿着146号看着屏幕上的80号长叹一口气,和橡皮筋,跳跳棋开胃小菜后会有期。 

渝信的川菜吃得很爽,只是遗憾还是没有吃到我十分想念的粉蒸肉。 

出租车在长安街短暂的停留,隔着车窗,天安门被泛光灯照得金碧辉煌,人群一如昨日川流不息。 

心里默默地哼着小调歌曲,故意把情绪调整得很悠长,一边叹这大国泱泱,一边是思故乡,还有想念我那26楼上班的党哥,不晓得他晚上吃的是杂菜饭还是鱼片汤。 

这样的生活长久了,会不会退化的不能再适应其他的生活。 

现在是凌晨的两点半,赶快睡觉,再过两个小时,起床化妆,今天我on check,明天还要去爬花柏山。


 

01 2008/10   Probably The World's Most Difficult Maze 23:20 by kinol @ Singapore  
     


迷宫终于画好了,其实还可以再画的,但是现在先就这样了,画久了会有头晕的感觉。之前Google了一下发现网上居然没有比我画的这个更大的迷宫。

我画的时候感觉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能够一次走出去,呵呵,大家都来试试吧。

点击这里进入网页后在Maze下载大小为1600x1000的放大图。建议下载下来用Paint工具打开看或者打印出来。


 

随机
日志
 
 

  上一月 下一月    
任 意 门
所 有 日 志 列 表
万 花 筒
铜 锣 烧
时 光 机
 
只牵一个人的手 只和你一起走 © 2008-2017 kinolulu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